字號:

“盲人律師”從黑暗走出

2020年09月16日 來源:新華每日電訊

絕大多數人,在生活中都很少接觸過盲人,也不知該如何與盲人相處,甚至會誤以為“眼睛看不見”就什么都做不了?!安皇遣蝗说?,而是不知道。不是不理解,而是不了解?!蓖趸鄯磸蛷娬{他對這些誤解的理解

王慧注視著客戶,聽對方介紹案情,偶爾用筆記本電腦做些記錄,就像所有律師接待客戶時那樣。也許區別僅在于,王慧戴著耳機。

這是一副骨傳導藍牙耳機。很多愛在戶外跑步的人都會戴這種耳機。因為佩戴時不用將耳機塞進耳朵里,佩戴者可以同時聽見耳機里的音樂以及馬路上各種車輛靠近的聲音,以便避讓。

王慧在工作時戴耳機,并不是要“開小差”,他需要通過耳機“讀屏”。

王慧是一名盲人,他看不見電腦屏幕,需要借助讀屏軟件,將電腦上的內容通過語音朗讀出來。為了不讓讀屏的聲音打擾到客戶,他才戴耳機。

王慧于去年通過國家法律職業資格考試,是天津史上首位通過這一考試的視障人士。今年7月,35歲的他應聘進入一家律師事務所,開始邁向成為律師的道路。

接受黑暗

王慧并不清楚,客戶是否知道自己是個盲人。因為他的盲態并不重。所謂盲態,指的是視障人士的樣貌是否能夠讓人辨別出他們的眼疾。

王慧和人交流時,總是面向說話人,眼睛透過鏡片注視著對方。如果不仔細盯著看,一般人恐怕很難迅速注意到他的眼睛異于常人。

可王慧確確實實什么都看不見。陷入徹底黑暗的日子,他已過了十年有余。他現在戴眼鏡只是出于習慣,畢竟此前戴著兩千多度的厚重鏡片,和黑暗搏斗了20多年,鼻梁上不架點什么總覺得別扭。

王慧的右眼天生失明。在人生的前20多年當中,他靠左眼模糊的視線念書學習。他從沒讀過盲校,一直和健全的同齡人在同樣的學校里念書。王慧的學習成績一直很好,直到高中之前,他都是年級前五名,始終是家人的驕傲。

進入高中后,王慧左眼的視力也急劇下降,原本1000度的鏡片已不夠用。換成2000度的鏡片,坐在第一排,王慧仍然看不清黑板。為了知道老師的板書內容,他每堂課下課都沖上講臺去幫老師擦黑板。擦黑板的距離,對王慧來說相對合適,他邊看邊擦,邊擦邊記。

王慧并沒有主動說過自己遇到的這些困難。所以無論是家人還是老師同學,也并不知道王慧的視力衰弱到如此程度。父母雖然知道王慧視力不好,但沒有將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他的眼睛上。

有同學私下里跟王慧說:“你這個人吧,哪兒都好,就是有點傲?!薄拔夷膬喊亮?我怎么傲了?”王慧不服氣?!澳阏讨约撼煽兒?、個子高,平常走路時趾高氣揚,路上碰到熟人,人家遠遠就開始跟你打招呼,你都不帶搭理的,也太驕傲了吧?!蓖趸酆芪?。他不是不理人,而是因為看不見。

為什么不跟人說呢?“可能是因為自尊心吧?!蓖趸垡灿悬c說不清。

王慧在蘭州大學讀大三時,眼睛徹底失明。他當時的女友、現在的妻子高建華為此哭得像個淚人,王慧卻表現得很平靜。

“這么多年來,我從沒見你因為眼睛的問題流過眼淚,你是在一直強迫自己堅強,還是背后偷偷哭過?”高建華問他。

“你想聽我真實的感受嗎?”他反問道,“其實這么多年,我已經習慣了失明,能夠以一種平和的心態與失明相處。當我從視力微弱變成全盲的時候,其實心里反而有一點輕松,因為不需要再用微弱的視力硬撐‘明眼人’,可以大大方方地承認自己是一名盲人了?!?/p>

不服不行

“我必須要接受。眼睛看不見,是我遇到的障礙。但人生沒有什么不可能?!边@是王慧的人生信條,“每個人在生活中都會遇到這樣那樣的障礙,以及隨之而來的問題。我覺得,最終決定我是一個什么樣的人、能過上怎樣生活的,在于我怎樣去解決這些問題,而不在于問題是什么?!?/p>

可2008年畢業求職時,王慧就挨了一記當頭棒喝。當時他最心儀的工作是進入盲校當老師?!拔医邮芰酥攸c大學的完整高等教育,我自己經歷過從弱視到全盲的轉變,我覺得我的心理更貼近盲童們的感受?!蓖趸塾X得這個工作對自己來說再適合不過了??墒呛苓z憾,絕大多數盲校都不招收盲人當老師。

不僅盲校,盲人想進入其他的企事業單位,也不是一件容易事?!叭绻阏f我專業能力不符合要求,我都能接受;可是你只因為我眼睛看不見,就連接觸的機會都不給我,我不能接受?!蓖趸鄄环?,“我從來不覺得一個人的某項生理特征能夠衡量一個人的水平高低,并成為是否能勝任某項工作的決定性條件?!?/p>

可是不管王慧怎么想,多數人并不這么想。

王慧也知道為什么。一方面,絕大多數人,無論懷有什么樣的同情和悲憫,在生活中都很少接觸過盲人,也不知該如何與盲人相處,甚至會誤以為“眼睛看不見”就什么都做不了?!安皇遣蝗说?,而是不知道。不是不理解,而是不了解?!蓖趸鄯磸蛷娬{他對這些誤解的理解。

另一方面,王慧更清楚,很多工作盲人并不是不能做,而是受到教育水平的限制。多數盲人都沒能像他一樣,到普通學校中與健全的同齡人一起學習生活,而是在盲校接受特殊教育。即使其中有人堅持到了高等教育階段,往往也受到多種因素的影響,最終只能選擇按摩、調律等有限的幾個專業。

于是王慧決定借助科技手段,幫助視障人士擺脫獲取信息上的障礙。他成為了一名信息無障礙工程師,和伙伴們研發各種便于盲人使用的“讀屏”軟件,積極與各個軟硬件開發的科技公司溝通視障群體的信息無障礙需求。

并不是所有的機構都能夠意識到自己應該在信息無障礙方面有所行動。當王慧與他們溝通需求時,對方的第一反應往往是:你是盲人?你怎么會使用我們公司的產品?你怎么打電話的?你也能用手機嗎?

即使對方的態度很消極,王慧也不氣餒。但有時也不得不考慮訴諸法律進行維權,而這又是另外一個專業領域了。

二戰“法考”

王慧決定補補法律知識,試試參加國家法律職業資格考試,也就是民間俗稱的“法考”。

2018年,王慧開始自學相關知識備戰“法考”。報考時,他擔心因自己是盲人,被拒絕在考場之外,就沒在填報基礎信息時,主動申報視力障礙這件事。當報名審核通過后,他給主辦方寫了一封郵件,說明了自己的情況,并希望能提供一些合理的便利,以便他能完成考試。

王慧做好了為此再打一場漫長口水仗的準備。沒想到三四天后,他就收到了天津司法局的電話,告訴他已經了解并核實了他的情況,讓他安心備考,會為他提供相應的考試條件。

2018年,天津司法局為國家法律職業資格考試在當地有史以來唯一的盲人考生王慧,設置了專門的考場和監考人員,以便王慧通過讀屏完成考試。

王慧是這個特殊考場上的唯一考生,但他面對的考題和考試時長,和所有其他考生一模一樣。閱卷人也并不知道這份考卷來自一名特殊考生。

遺憾的是,王慧在當年只通過了“法考”的客觀題。他也曾猶豫,還要不要繼續。但回想起自己報名時,和天津司法局溝通的一個細節,他決定再戰。

“當時他們沒有問我是怎么報名的,也沒有質疑我有沒有參加考試的能力?!蓖趸酆芗?,“可能這就是從事法律工作的人的思路:法律規定你有這個權利,那我們就想辦法維護你的權利。這件事仿佛照亮了我,激勵我完成‘法考’?!?/p>

“你知道他有多不容易嗎?”高建華忍不住一再插話,“他準備‘法考’根本就沒有書看,我們得不到那些教材教輔的電子版。王慧備考,完全靠在網上看相關的視頻講座和自己刷題?!?/p>

王慧總結自己第一次考試沒通過主觀題的原因,認為可能是因為打字太快,拼音輸入法的重音字詞太多,導致他的卷面有很多錯別字,令閱卷人難以理解。為此,他花了三四個月學習重碼較少的五筆輸入法。另外,有“法考”的社會輔導機構得知王慧的故事,也愿意為他提供輔導教材的電子版。

2019年,王慧“二戰”告捷,從首位在天津報考國家法律職業資格考試的盲人,“升級”為首位在天津通過國家法律職業資格考試的盲人,并在今年夏天成功應聘進入天津四方君匯律師事務所,開啟了作為一名律師的職業生涯。

心之光

對于自己應聘律所的經歷,王慧輕描淡寫。他說律師和一些其他的工作不同,有“法考”作為明確的進門標準,通過“法考”就意味著具備了一定條件。至于能否使用手機、電腦等辦公設備,對于當了十幾年信息無障礙工程師的王慧來說,更不在話下。他現場給律所的人操作演示,用事實說話。

王慧剛進入律所時,也會有同事對一位盲人同事的出現感到陌生。但相處一段時間后,發現和王慧并沒有什么交流和工作上的障礙,大家就逐漸習以為常了。

“再怎么呼吁,聲音也是有限的,我們盲人也必須要走進各行各業,讓人們看到我們雖然眼睛看不見,但是也可以用事實證明自己?!蓖趸壅f,“如果多數人從上學開始,同學當中就有盲人同學,工作中也有盲人同事,人們就會自然而然地考慮到盲人的需求?!?/p>

王慧希望有更多的盲人能夠像他一樣走出來、走進去——從黑暗中走出來,走進到真正的生活中去——他希望讓眼睛感受不到光芒的人們,心靈能感受到光芒。

王慧和向陽路社區的工作人員以及天津城建大學的志愿者團隊合作,利用街道的“社區之家”,在業余開辦了“心之光無障礙智能體驗中心”。起初,他們在這里為視障人士講解科技產品的使用方法;從去年開始,王慧擔當主講,又為社區里的老年人開辦了智能手機使用培訓課堂。

10年前從調料廠退休的宋樹新師傅,是王慧手機課堂的學員。來上課前,他只會用手機接電話,用手機往外打電話都費勁。他說:“王慧老師的‘心之光’啊,那光可太亮了,把我們的生活可都給照亮了!”一年時間里,這位72歲的老人跟王慧學會了怎么用手機發微信、打車、購物?,F在,他下樓買菜買早點都用微信支付,還經常網購。

“我主要買什么你知道嗎?買油、買面!買那些大件兒的、重的!我家住4層,沒電梯。我們老兩口單住,如果不網購,靠自己把這些往樓上搬,搬不動啊!你看我,兩百多斤的大胖子,自己上樓都上不去,難啊!”現在宋師傅再看到街坊里有老人買米買面,都勸他們來王慧的“心之光”課堂學怎么用手機。

宋師傅從來沒覺得自己的手機課老師是個盲人,有什么不對勁。每次上課忙著跟王慧學,讓王慧幫著點手機,他甚至沒顧上想過:王慧這么個盲人是怎么學會用手機的。王慧說他覺得這樣最好,因為這本來也不是個值得深究的問題。(新華每日電訊記者 尹平平)

版權聲明

  • 中國殘疾人網站所有內容的版權均屬于作者或頁面內聲明的版權人。未經中國殘疾人網站許可,任何其他個人或組織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將中國殘疾人網站的各項資源轉載、復制、編輯或發布用于其他任何場合;不得將其中任何形式的資訊散發給其他方,不可將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務器或文檔中作鏡像復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國殘疾人網站的任何資源。若有意轉載本站信息資料,必需取得中國殘疾人網站的授權。
  •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中國殘疾人網站)”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本網轉載其他媒體之稿件,意在為公眾提供免費服務。如稿件版權單位或個人不想在本網發布,可與本網聯系,本網視情況可立即將其撤除。
  • 若對該稿件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質疑,請即與中國殘疾人網站聯系,本網將迅速給您回應并做處理。
    電話:010-84639477 郵箱:[email protected]
11215期排列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