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號:

孤獨癥兒童教育干預的個案研究

2020年08月17日 來源:《中國殘疾人》2020年第8期

孤獨癥兒童是一個特異性群體,如何對這一群體進行教育干預,讓這一群體回歸社會生活一直是一個難題。本文試圖從蘇聯教育家維果茨基提出的“最近發展區”理論出發,以一個新的視角對孤獨癥兒童康復進行現狀分析,掌握并適時調整孩子的“最近發展區”,抓住“教學最佳期”,使其在原有的基礎上能達到最優發展。

文_黃碧嫣

“最近發展區”與孤獨癥兒童

“最近發展區”理論是由蘇聯教育家維果茨基提出的兒童教育發展觀。他認為學生的發展有兩種水平:一種是學生的現有水平,指獨立活動時所能達到的解決問題的水平;另一種是學生可能的發展水平,也就是通過教學所獲得的潛力。兩者之間的差異就是最近發展區。教學應著眼于學生的最近發展區,為學生提供帶有難度的內容,調動學生的積極性,發揮其潛能,超越其最近發展區而達到下一發展階段的水平,然后在此基礎上進行下一個發展區的發展。

孤獨癥為大腦廣泛性發展障礙,臨床上表現為三大核心癥狀:社會交往質的障礙,語言發展質的障礙,單調刻板及無意義的游戲、玩耍?!白罱l展區”理論關注個體差異性特征,而每個孤獨癥兒童都有其不同的特點,在智力、情感等方面存在突出差異,在孤獨癥兒童教育干預中運用“最近發展區”理論往往會取得很好的效果。

理論在實踐中的應用

在現實工作中,我們也結合“最近發展區”理論在孤獨癥兒童的教育干預工作中進行了一系列實踐。下面我們就通過一個具體案例說明一下這個實踐的過程。

患者小玲(化名),女,2歲,目前在福建省殘疾人康復教育中心進行康復訓練。她1歲時,被診斷為疑似孤獨癥。當我們剛接觸小玲時,她處于嚴重的自我刺激中,不喜歡甚至是不會玩玩具,但她喜歡看圖畫,與家人基本是零交流。對于這樣的狀況,我們計劃以一學期為一康復療程,分三個階段對她進行干預:評估、制定短期目標、實施教學目標。

首先是對患兒的評估階段。我們與小玲進行了簡單的互動,如握手、擁抱、玩游戲等,在與其建立良好的師生關系后,采用孤獨癥兒童心理教育評核——第三版(PEP-3)進行評估,以期了解孩子目前的發展水平。進而結合教師的觀察、與孩子游戲互動以及照顧者的溝通等進行動態評估,初步診斷,小玲各方面發展均屬嚴重遲滯,發展年齡不到6個月。

評估結束后,我們通過動態評估與標準評估相結合找到孩子在支持下能夠達到的水平。例如將小玲已有能力羅列出來,并據此推斷她在我們的支持下能達到的水平,確定她的最近發展區。以此為依據為其制定短期康復目標和確定訓練項目,有針對地對她進行康復訓練,這樣才能取得最好的效果。一是訓練掌握精細動作,主動伸手抓握物件,并能保持一定時長;橈側掌心抓握物件且不易跌下等;二是訓練掌握獨立行走上坡路、彎腰拾物、蹲下并保持平衡等粗大動作;三是伸舌頭、抿嘴等口部模仿;四是提升認知的能力訓練。鑒于兒童發展的動態性,她在每個階段的康復訓練都會有所不同,以使其達到最優發展。

維果茨基曾說:“游戲創造了幼兒的‘最近發展區’,游戲凝聚和孕育著發展的所有趨勢,包含了幼兒所有的發展傾向?!?/p>

短期康復目標確定之后,我們以孩子的興趣為切入點,采用游戲互動為主的教學方式。據觀察,小玲有伸手抓握的動作,但物件容易掉落。于是,從其興趣入手,準備具有各種圖案的積木,吸引她注意,讓其主動伸手拿積木后適時予以輔助,保持抓握時長。訓練持續一段時間后,我們改變了訓練方式,讓聽覺刺激介入,通過碰撞積木發出聲響,吸引孩子注意。再往后,我們選擇有圖案的發聲玩具,讓孩子嘗試自己拿著看,此時教師搖動玩具發出聲響引起孩子注意,先快后慢,聲音從大到小。如此多個回合后,達到了孩子能夠主動伸手向老師要玩具玩的效果。訓練過程中不僅對孩子的聽覺、視覺進場刺激,同時還讓孩子掌握了注視物件、追視物體、從掌心抓握到橈側抓握物件、搖晃物件等能力,以及正確玩響聲玩具的能力并對其他響聲玩具進行泛化。

父母作為孩子的第一任教師,家庭教育尤為重要。根據觀察及與家長溝通后發現,小玲家長的教養方式有些問題。我們針對發現的問題提出了建議。例如小玲能獨立行走,但不穩。家長因擔心她摔倒,外出時只讓她坐兒童車或抱著她。經溝通,家長同意外出時和孩子牽手散步,既能練習抓握能力,也能鍛煉孩子的大腿肌。在平地上走得較穩后,可嘗試進行上下斜坡行走,增強孩子大腿力量及控制力。一段時間練習后,小玲站得穩,能向后轉,能跨過馬路上的障礙物,平衡感、穩定性逐漸增強。同時,具備伸手拿物的能力,在教學過程中,制造突發事件(不小心把玩具掉地板上),采用肢體輔助讓孩子嘗試撿起玩具,再慢慢減少輔助,直至孩子能獨立地撿起地上的東西。具備這一能力后,下一步便可以在生活中進行泛化,如撿垃圾到垃圾桶里等。

實踐引發的思考

通過實踐,我們了解到確認孤獨癥兒童的最近發展區可以使我們完全地勾畫出他們近期的發展全貌。以“最近發展區”理論為出發點,為孤獨癥兒童小玲設定康復目標,制定康復計劃,經過4個多月的康復訓練,她在能力上有所提高,大小肌肉發展尤為突出,其他方面也有進展。

在訓練過程中,也有一些問題引起了我們的思考。

一是此個案主要采用一對一個訓的教學方式,個訓課與集體課連接較少。班級中每個孩子之間能力差異較大,小玲屬班上能力較差的孩子,集體課設置的內容對于小玲是困難的,雖有進行調整,但對于發展水平只有6個月的孩子來說,課程內容還是不適宜的,這就造成個訓內容很難在集體課中進行泛化。

二是兒童的發展絕非一個自我獨立、自我發展的過程。兒童與環境(包括成人和同伴)的交互作用才能促使個體跨越自己的最近發展區。由于一些客觀原因,小玲的康復過程只有母親參與其中,而她母親有畏難情緒,每當孩子表現出不配合便容易放棄。此外,由于她與孩子互動少或是互動方式不正確,經常不能引起小玲的注意。

要知道,對于孤獨癥兒童來講,在整個康復訓練的過程中,除了學校教育外,家庭成員之間的互動參與對一個孤獨癥孩子的康復成長具有積極正向的作用。由于他們本身便具有自我封閉等特點,更需要周圍成人與同伴的不斷干預、輔助才能促使其跨越一個一個的發展區,達到最優發展。

(作者單位:福建省殘疾人康復教育中心)

版權聲明

  • 中國殘疾人網站所有內容的版權均屬于作者或頁面內聲明的版權人。未經中國殘疾人網站許可,任何其他個人或組織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將中國殘疾人網站的各項資源轉載、復制、編輯或發布用于其他任何場合;不得將其中任何形式的資訊散發給其他方,不可將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務器或文檔中作鏡像復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國殘疾人網站的任何資源。若有意轉載本站信息資料,必需取得中國殘疾人網站的授權。
  •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中國殘疾人網站)”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本網轉載其他媒體之稿件,意在為公眾提供免費服務。如稿件版權單位或個人不想在本網發布,可與本網聯系,本網視情況可立即將其撤除。
  • 若對該稿件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質疑,請即與中國殘疾人網站聯系,本網將迅速給您回應并做處理。
    電話:010-84639477 郵箱:[email protected]
11215期排列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