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號:

兩個塵封多年的故事

2020年07月13日 來源:《三月風》2020年第7期

FA5BA06D4F27CA5F293944EF92E1E7E6_+56+5.jpg
1976年7月28日凌晨3時42分53秒,中國河北省唐山、豐南一帶發生7.8級地震。強震產生的能量相當于400顆廣島原子彈爆炸。23秒內,百年唐山被夷為平地,242769人喪生,164851人傷殘。

文_滕偉民

"當時,所有的戰士都站在一邊一動沒動,一個連長從軍用卡車上提了半桶水過來,用沙啞的聲音喊道,‘共產黨員往后退,其余的戰士排好隊每人喝兩口?!?quot;

唐山市書法家協會若雪先生邀我去參加他的 七十大壽個人書法作品展,我欣然前往。

和若雪先生相識,是因為他經常給盲協捐贈書法作品,一來二去的我們成了朋友。那天書法展順利進行,不少人到他的畫室參觀,同時還送來許多作品。因為許久沒有見面,中午,若雪先生便約了我和幾位朋友一起吃飯,由于大多是六七十歲的人,所以很自然地談起了唐山的往事。

我說:“雖然來唐山次數不多,但我和唐山人民有著深厚的緣分?!贝蠹衣犃硕己芎闷?,催著我往下說,我頓了頓,提起一件事……

1976年,唐山發生地震,那會兒我還沒有失明,當時是醫學院的學生,和班里的同學一起在北京朝陽醫院實習,我被分到了急診室。地震那天晚上,我們接收了大批從唐山運送來的病人,他們都是用卡車拉過來的,有的骨折、有的昏迷,少數輕傷的頭上和身上都流著血,渾身污泥。許多人嘴唇干裂,滿臉都是痛苦與悲傷。

醫院里的全體醫護人員都緊急行動起來,本來白天已經為救治北京本地的傷病員忙碌了一天了,現在又增加了這么多重病號,我們只能連夜參加救治,所有的手術室都開放了,所有的外科醫生,尤其是骨科醫生都在一臺接一臺地做著手術,到了第二天早上,血庫的血竟然用光了。因為熬了一夜,當時我累壞了,正坐在急診室的長椅上打著瞌睡,忽然有人叫醒了我,我睜眼一看,原來是外科主任金大鵬和我們的班長,還有朝陽醫院醫務處的主任畢威杰站在我面前,他們讓我通知全班的共產黨員盡快到血庫獻血。我馬上叫齊了所有的同學,我們班60名同學中有30多名共產黨員,他們都是來自部隊、工廠、農村,4年的大學生活使我們成了一個團結的集體。

班長宣布了獻血的號召后,要求黨員帶頭,其他同學自愿,我們集體向醫院血庫走去,我注意到共產黨員都走在前頭,其他同學一個也沒落下,全部跟著黨員們走,就連和我一個宿舍的酒友杜大頭和老韓也滿臉嚴肅地跟在我的身邊。獻血順利進行著,女生們大多數獻了200毫升,男生們每人獻了300到400毫升,手術又能順利地進行了。但是,后來血庫又告急了,原來因為救治的人太多,血庫里的血又不夠了。于是,我們班的黨員在那一天里連續獻了兩次血,當然也包括我。

說到這兒,我自豪地把酒杯“咚”地一聲重重地放在桌上,旁邊的人都站了起來,異口同聲地說:“您是我們唐山人的恩人啊!”只聽若雪用哽咽的聲音說道:“我代表唐山人民敬您一杯!”我趕緊站了起來,心里有點激動,“這是我們每個北京人都應該做的!”酒杯“當當”地撞在一起,每個人都一飲而盡。

接著,若雪慢慢放下杯子說:“我告訴你們一件我們村里發生的事兒吧。那年我才26歲,地震頭天的夜里,天特別的熱,雞飛狗跳的.直到后半夜才稍稍涼快些,人們剛剛進入夢鄉,地震就發生了。我們村的房子幾乎全部倒塌了,人們哭爹喊娘,用手扒著自己的親人,我爹和兩個妹妹都被埋在瓦礫里,我和娘拼命地扒著他們,直到上午10點多解放軍來了,他們繼續地扒著倒塌的房子,把所有的遺體都搬出來。很多戰士的手指甲都被扒掉了,他們流著淚、流著汗,還把自己的床單蓋在那些遺體上。

因為地震所有自來水的管道都壞了,全村沒有一滴飲用水,直到晚上,兩輛軍用卡車才送來兩車水。鄉親們都渴壞了,蜂擁而上去搶水,兩車水很快就分完了。當時,所有的戰士都站在一邊一動沒動,一個連長從軍用卡車上提了半桶水過來,用沙啞的聲音喊道,‘共產黨員往后退,其余的戰士排好隊每人喝兩口?!ㄆ鹨煌胨f給第一個戰士,那位戰士接過碗,只喝了一小口,便轉身遞給第二個戰士,接著又傳了十幾個人,一碗水才喝完,就這樣傳了一百多人,才喝了半桶水,而站在旁邊的20多名黨員卻一口水都沒喝。

看見這情景,我趕緊跑回家,看見我娘的面前放著我家分到的兩桶水,就把情況跟娘說了,然后我們娘倆每人提著一桶水,來到解放軍戰士身邊。這時已經有幾個鄉親.也不知從哪兒得到的消息,都端著碗和盆給戰士們來送水,他們把水遞給戰士,戰士們給推回來,鄉親們又給推回去,想讓他們喝點兒水,可戰士們堅決不喝。這時,集合的哨聲響起,戰士們匆忙離開鄉親們,整齊列隊。眼看著戰士們要走了,我們也急了,有的端著碗,有的提著桶,跑到隊列前頭找連長,用央求的口吻說:‘連長,您就下個命令讓戰士們再喝口水吧!’連長見狀只好說:‘同志們!我們接到上級新的任務,馬上進駐唐山市負責重要設施的警戒任務,現在每人再喝一口水后馬上出發,感謝父老鄉親們對我們的愛戴!’‘嘩’的一聲,戰士們舉起血肉模糊的右手向我們行禮,我的眼淚瞬間模糊了雙眼,鄉親們也都哭了……”

若雪先生講完這段經歷,全桌的人都沉默了。人們被解放軍和共產黨員們的精神感動了,更被軍民的魚水之情感動了。若雪說:“從此以后,我就下定決心做一名共產黨員,在30歲那年我入了黨?!?/p>

聽到這里,我站起來向他走過去,舉著酒杯說:“讓我們共產黨員也干一杯,我們都老了,但為人民服務的精神不能老!”說完,我寫了四句話交給若雪先生,他當場揮毫潑墨,寫下了一幅蒼勁有力的作品:硝煙中站起的是你,洪水中挺立的是你,危難中沖在前面的是你,面對群眾俯首唯牛的是你。落款處寫著:共產黨員共勉。后來,這幅字一直掛在我的辦公室里。

我給若雪先生講了一個塵封多年的往事,若雪先生給我講了一個他塵封多年的親身經歷。因為兩個塵封多年的故事還留下了一幅字,面對這幅字,我將永遠保持一個共產黨員的青春,無論是健康還是殘疾,無論是青春還是年老……

版權聲明

  • 中國殘疾人網站所有內容的版權均屬于作者或頁面內聲明的版權人。未經中國殘疾人網站許可,任何其他個人或組織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將中國殘疾人網站的各項資源轉載、復制、編輯或發布用于其他任何場合;不得將其中任何形式的資訊散發給其他方,不可將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務器或文檔中作鏡像復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國殘疾人網站的任何資源。若有意轉載本站信息資料,必需取得中國殘疾人網站的授權。
  •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中國殘疾人網站)”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本網轉載其他媒體之稿件,意在為公眾提供免費服務。如稿件版權單位或個人不想在本網發布,可與本網聯系,本網視情況可立即將其撤除。
  • 若對該稿件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質疑,請即與中國殘疾人網站聯系,本網將迅速給您回應并做處理。
    電話:010-84639477 郵箱:[email protected]
11215期排列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