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號:

真正的愛,是接納不完美的孩子

2020年08月17日 來源:《中國殘疾人》2020年第8期

杰出的父母,不在于培養了杰出的孩子,更在于他們愛那些注定無法杰出的,甚至無法達到普通水平的孩子。

QQ圖片20200722111417_副本.jpg
據統計,中國每年有80萬到120萬名嬰兒出生時帶有缺陷,平均每30秒就有一名缺陷兒降生。無數殘疾孩子的父母經年累月默默付出,細心呵護,陪伴孩子的成長。(圖 吳家翔)

文_《三月風》記者 馮歡

最近,橫空出世的“神童”似乎特別多。

小男孩何某德5歲開飛機11歲南京大學畢業,小學生陳某石研究直腸癌獲獎,16歲女孩岑某諾日均寫詩兩千首,三朵后浪掀起網絡海嘯。他們的背后無一不是鷹爸虎媽,陳某石的研究員父親坦言過度參與,而小岑的父親寫過一本“書”,名字是《好家長》。

如此包裝很快被證偽,但慕強心態下的各種早教班、天才班、全腦開發、量子波等總能找到買單人。在普通家長拼命“雞娃”甚至彎道超車的新聞刷屏之時,背著11歲孤獨癥兒子送外賣,是濟南37歲單親爸爸張生兩年來的日常;45歲的湖南媽媽李清萍每天坐在教室最后一排陪讀殘疾兒子,5年沒缺過一節課;天津一位母親手把手教視障兒子走盲道,告訴他盲道上的豎條代表可以放心直行,圓點突起表示要注意有障礙物或者要轉彎。

他們有一個共同的名字:殘疾孩子的父母。

孤獨癥男孩喜禾的父親蔡春豬曾說:“作為地球上的一員,我有義務分攤世界上的不幸?!庇辛x務是沒錯,但這個義務并非人人都愿承擔。如果你的孩子不幸殘疾,你必須接納殘酷的現實:他/她永遠也無法成為一個“普通”的孩子。

如果說教育要有底線思維,殘疾孩子的父母大概是最好的踐行者。養育一個殘疾孩子,就像游戲里的闖關,每一關都需要長期付出,從生活自理到簡單勞動,從半獨立到完全獨立,級別越高,能到達的孩子越少。獨立,常是普通家長教育目標設定的起點,卻是多數殘疾孩子的家長設定的終點。前者想著怎么讓孩子更優更強,后者想的是牽只蝸牛去散步,如何讓孩子快樂一點,至少不那么痛苦。

教育中最難做到的是只問耕耘,不問收獲。普通家長需要孩子不?!斑M步”回報自己,而養育殘疾孩子,則是對不完美不優秀孩子的堅持,不敢奢望,不求回報。在這基礎上,或有天分,或有突破,都是命運的贈品。爸有多大膽,娃有多大產,在這些孩子身上行不通的。聾孩子發出一個音節,需要父母千萬次訓練,盲孩子“獨自”上學,是父母在身后無聲陪伴,而對于精神障礙類的孩子,這份付出甚至會一直單向,顆粒無收。

愛本就不易,更別提無條件的愛了。因為孩子殘疾,父母也成為新的弱勢群體。一方面是家庭的不堪重負,另一方面是來自社會的不解、排擠與污名。哪怕在這種情形下,他們仍然展現了驚人的樂觀和英雄氣概。當普通家長充當制訂者、灌輸者與監督者時,他們始終堅守著愛的元模式——懂得與陪伴。他們最有愛心、最有耐心、直覺力最強,他們也最清楚:他們對孩子的愛,可能是孩子唯一的庇護所。

英國心理學家烏塔·弗里斯研究孤獨癥長達50年,她說在孤獨癥研究中,那些英雄的父母貢獻最大。的確如此。他們的生活,足以讓無病呻吟者為之汗顏,但他們卻常常比我們更愛笑,更少抱怨,更懂感恩,他們大大拓展的愛之包容、愛之深廣,豐富了所有人的自我。

他們是孩子的英雄,更是我們的參照——這教科書一般的父母之愛。

版權聲明

  • 中國殘疾人網站所有內容的版權均屬于作者或頁面內聲明的版權人。未經中國殘疾人網站許可,任何其他個人或組織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將中國殘疾人網站的各項資源轉載、復制、編輯或發布用于其他任何場合;不得將其中任何形式的資訊散發給其他方,不可將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務器或文檔中作鏡像復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國殘疾人網站的任何資源。若有意轉載本站信息資料,必需取得中國殘疾人網站的授權。
  •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中國殘疾人網站)”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本網轉載其他媒體之稿件,意在為公眾提供免費服務。如稿件版權單位或個人不想在本網發布,可與本網聯系,本網視情況可立即將其撤除。
  • 若對該稿件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質疑,請即與中國殘疾人網站聯系,本網將迅速給您回應并做處理。
    電話:010-84639477 郵箱:[email protected]
11215期排列5